) 后来

2019-12-01 01:01

微软一位前员工回忆称,有一次,辛诺夫斯基十分坚决地反对盖茨要求office部门完成的一项任务。盖茨一怒之下,甚至提出了撤换他的想法。最后讨论的结果是,office部门对于创造营收至关重要,而辛诺夫斯基对于完成office部门的营收任务至关重要。因此,他们还不能解雇他。

其中一位高管称,电脑工程师们往往会把编程看出是一门科学和艺术。但是,他们中有些人就特别反感别人对他们指手画脚。

辛诺夫斯基的电子邮件激起了一系列连锁反应,并最终导致盖茨于1995年撰写了他的著名的互联网浪潮(internet tidal wave)备忘录。这个备忘录促使微软的每个产品部门开始在其产品中添加互联网连接功能,为ie浏览器捆绑到windows中铺平了道路,并开启了消费者互联网革命。(它也在20世纪90年代末激起了针对微软的反托拉斯调查,让微软深陷泥潭10年之久。)

正如一位微软前工程师描述的,在辛诺夫斯基的组织中,没有思考战略问题的建筑师角色如果你不想做管理,你就必须编程,做测试或者设计产品规格。因此,在高层,人们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他们努力去寻找他们认为合适的角色。这使得很多高管离开了微软。

但是,这种做法抹杀了公司员工获得职位晋升的机会,而给在最高职位上的高管们提供了更大的权力。这使得很多有经验的人离开了该公司。

另一名微软前员工称,辛诺夫斯基曾有一次因为未能得到想要的任务而扬言要辞职。结果,盖茨表示他无法想象没有辛诺夫斯基的微软。因此,微软领导层只好做出妥协,让辛诺夫斯基管理其他一些产品。

在他的著作《一个战略》里,辛诺夫斯基称watson技术简直就是过去10年中计算科学领域中最大的创新之举。我并没有轻描淡写地提到它,我强调的是计算科学领域。

以前,这三个部分的所有员工都向功能负责人汇报工作。这些功能负责人协调所有的功能,确保它们能在同一时间完成,并相互协同工作。这些功能负责人会向产品负责人汇报工作,而产品负责人则再向产品部门负责人汇报工作,就这样一级一级向上汇报。

在1994年,在参观自己的母校康奈尔大学时,辛诺夫斯基正好遭遇了一场暴风雪。他发现,康奈尔大学已开始利用互联网和电子邮件为在校大学生提供网络课程列表。

最终,盖茨妥协了。辛诺夫斯基的地位现在几乎不可动摇,他偶尔会动用自己的这种权势来执行自己的想法。

鲍尔默也十分信赖辛诺夫斯基,因为他已证明有能力在非常紧凑的三年时间内及时更新他的产品。

最终,真相浮出了水面:微软一位前在线部门的经理称,他被要求阅读和理解辛诺夫斯基的内部博文,而且他的团队也被要求采用辛诺夫斯基的方法。

在公司外部人士看来,这种举措似乎很不错,因为微软臃肿的管理层级是该公司运转缓慢的主要原因之一。

微软的大多数高管都是比尔的人或鲍尔默的人,只有辛诺夫斯基两边受宠。

微软的业务依赖于大公司购买长期授权合同微软每年从这些合同中获得700亿美元以上的收入,其中大公司带来的营收至少占200亿美元。这些合同往往是三年期的,其中包括合同期内新产品的升级权。

另一位曾在微软任职的员工告诉我们,尤其是亚马逊,从这次变动中受益颇多。

他立即给盖茨发电子邮件,该邮件的主题是康奈尔大学连网了!,以强调互联网正在变得越来越重要。

如果微软在三年内未能推出新版产品如windows vista和其他产品如sql server那样,那么消费者就会想,我们当初为何要购买授权协议呢?这就会让下次续签合同和升级程序变得更难了。

在辛诺夫斯基的领导下,大部分中层管理人员都没有了。基本上,开发人员、测试人员和项目经理都向产品的高级负责人,有时候甚至会向整个产品部门的高级负责人例如辛诺夫斯基汇报工作。

辛诺夫斯基已明确表达了对过多中间管理层的厌恶之情。正如他在2005年的一篇博客文章中所写的那样:从一开始我们就在团队中建立了sharepoint团队沟通网络平台,从而避免让任何中层管理人员参和进来把事情搞乱了。

工作几年后,辛诺夫斯基迎来了事业的大突破,比尔-盖茨挑选他担任其技术助理。正是在此期间,他们两人结成了一种相互信赖的关系,这种关系一直延续至今。

这就是鲍尔默的面包和黄油。据说,他知道和理解微软授权规定的几乎每一个方面,而且能够准确地预见任何变化会怎样影响某个产品部门的营收。

● 三位一体。这可能是最大的变化,它已经引起了激烈的冲突。在微软,软件开发分为三个部分:写代码的开发人员,负责测试的测试人员和决定产品规格的项目经理。

因此,我们很容易看出,即使没有来自高层的直接指令,其他高管也会被迫屈从于辛诺夫斯基的方法。

几位微软前高管表示,辛诺夫斯基越来越大的影响力是微软很多高管在过去三年中纷纷离职的主要原因。他们不是因为业绩不佳而被鲍尔默解雇的,也不是因为不认同微软的战略要点而辞职的。

后来,当辛诺夫斯基接管office部门时,他的按时发布产品的能力已让他变得不可或缺了。

目前尚不清楚,这些方法是从上至下强制实施的,还会是人们自愿接受的。但是,有知情人士透露,辛诺夫斯基与比尔-盖茨和史蒂夫-鲍尔默交往甚密,而且,他的方法也证明对微软的两个拳头产品windows和office行之有效。

这从辛诺夫斯基对微软watson技术的喜爱中可见一斑。watson技术可用来跟踪用户所发现的错误,并让用户将这些错误报告给微软。

当我出现在微软时,那种感觉真是妙不可言。我23岁了,就要开始工作了。我在西雅图没有朋友。我的家人远在3000英里之外。我住在距离微软不远的一个公寓里,哪儿有一个游泳池,经常能够见到漂亮的人们在那里逗留。我破天荒头一次拥有了可支配收入。我憧憬着成为《飞越情海》(melrose place)中酷男酷女中的一员。但是,我很快发现在微软工作远比坐在游泳池边酷。它就是我自己的高档住宅区,只不过里面全是c++代码,而不是广告机构。它拥有comdex(计算机经销商博览会),而不是威尼斯海滩。

● 数据驱动。曾在微软研究部门任职的一名员工称,辛诺夫斯基讨厌其他许多微软产品负责人组建专门小组来设计产品的做法。他是大型数据项目之王。这名员工说,在网络上,一切都在服务器端,你可以跟踪网络上的一切;因此,这种做法是司空见惯的。但在套装软件方面,这样做就显得很另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