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遵守主线设计原则的尺度感

2019-12-02 00:36

活动空间的存在有利于儿童行为的表达。因此,品质优良的活动室对儿童产生的“空间教育”也将影响更大,意义更深。那么,如何用活动室的“空间特质”来引导儿童行为,让其获得更多的身心自由呢?方法如下:第一,活动室空间突破区域边界,降低空间阻隔程度,与其他功能空间通达良好。同时,还需均衡布局,创造共享开放空间,既可供儿童与成人集体游戏活动,也可用作交流、休憩、学习之地,满足活动内容的自由变换。下半部围合,外形如山一样的薄墙,并运用下圆弧的造型让活动室的功能组合、流线选择、光影表达都丰富起来,灵活适应着不同的活动内容。“山”墙还可通过控制儿童的视线以引导儿童的活动,令其充满好奇,积极探索。第二,活动室还需为孩童提供远离成人控制,属于自己一隅的半围合私密游戏地带。孩子可通过多个洞口的设计开发更多的可玩性,如观看共享空间中的随机景象等,同时,又使儿童之间各异的行为干扰降到最低。木屋内是儿童的“新天地”,木屋外是“旧世界”与“新天地”的过渡,教师可在这里观看、辅导孩子们在温暖、柔软的私密空间中开展活动。这类空间形式的存在,将会提升儿童的安全感,激发其好奇心与想象力,让孩子在游玩、运动中获取知识。

儿童友好型活动活动的营造也绝非如上文那般概括,还有更多深层次的设计内容,因篇幅有限,便不再赘述。然而,我们所需知道的是,除了需注意空间设计层面的要素之外,更需要的还是幼教工作者、园方、家长改变对“玩”的偏见。萧伯纳曾经说过“我们不是因为长大而停止了游戏,而是因为停止了游戏所以我们变老了”。“玩”是一种最为本真的快乐心态,它引领孩子带着自发的兴趣、欢乐和满足去体验有趣的活动并学习必要的生活技能。玩耍不应该有任何成年人强制的规定,而应是儿童独自或与陪伴者彼此一起游戏或自由漫步。这将为其创造更多与空间融合、自我思考、与人相处的机会,提升其语言表达能力、合作交流的技能,达到增强自信,明确个人属性的功能。因此,如何看待“玩”,如何有“目的”地玩,如何从“玩”中体现友好氛围将是未来幼儿教育目标与儿童活动空间设计的新方向。“玩物尚智”的时代已经来临,设计师应与管理方、儿童进行更深层次的相处、交流与研究,早日形成儿童友好型活动室的设计指引与标准,提升空间品质,早日在全国范围推广,争取改变我国目前儿童室内外活动空间紧缺、质量低下的问题。

当下,“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教育理念“深得人心”,使得大多数幼儿园均采取重“教育空间”,轻“活动空间”的办学方式,将“学”局限在室内,“玩”定位在户外。而我国大多数的幼儿园的户外空间均严重不足,导致儿童只能老实地待在室内“教育空间”,被学业竞争所“绑架”,缺乏足够的安全自由的活动环境,更别提在生态系统中通过游憩来找到“学”与“玩”的平衡。孩童的好奇心、想象力、精力自然也难以合理挥洒,这显然违背了儿童自然成长的天性。此外,大多数家长与幼儿教育者将儿童的活动空间与游乐场、电脑游戏等同,认为孩童的活动只是为了体验外界的感官刺激,这显然忽视了孩童在日常成长中活动、玩耍所带来的那份纯真的快乐。可是眼下,大多数儿童活动空间的管理者与设计者却在按照成人的审美与功能需求进行建设,造成了形式单一、内容乏味的活动模式(图2),缺乏对儿童成长环境所需的安全、舒适、多元、趣味、发展、适应、尺度的重视,使得儿童难以拥有一个丰富内容的活动空间,促进其天性的全方位发展。因此,本文试图对幼儿园中的活动室入手,论述如何使儿童活动室具备友好型的特征。

在孩子的想象中,活动室的家具、玩具等物品皆有生命,它们与儿童情感互联。因此,如何基于儿童的行为活动特点,整合设计这些器物,挖掘其使用时的乐趣,从而创造出一种独特的活动方式,将对儿童的身心成长,行为方式与创造力的培养起着积极作用。著名的儿童产品设计师卡斯沃斯基曾说过:“家具是孩子实现自我设计空间愿望的微型建筑。”如何让“微型建筑”既具备储物、展示、娱乐、学习等功能,又能够形成空间,留出空间,加强空间层次,创造共享空间,营造合理的空间尺度,从而更好地促进儿童进行游戏,要点有二:第一,设计师应当明确上述器物的设计或搭配需结合建筑的空间语言,而非局限于单品细节。目前,在儿童活动空间中,家具与建筑构件之间的界限正愈发模糊。可以延伸出各种活动行为,从孩童的视角看“山”,“山下”为白色,“山顶”呈褐色,而成人的视野却反之。此外,还有五颜六色的三角椅子与之搭配,这些体块是根据儿童的身高和行为习惯而设计的,可以让儿童舒适地行走、坐下、攀爬。他们可以在高差中与家长并行,也可以单独穿越。这些家具与空间结构的组合使得游乐空间立体化、灵活化,引导孩子在其中进行富于想象的创造性行为。第二,儿童具有喜新厌旧的特性,儿童热爱通过自己的双手改变周围事物。因此,活动室内家具、玩具需要通过自身的设计,能够灵活变化,转换“面貌”,这样,这些器物才能为儿童提供“实验”条件,通过改变他们的外形或是组合方式发现其中特质,让器物改变自我,从而开发出适合儿童多种行为的弹性空间,激发他们主动学习和创造的兴趣。

每一个儿童都希望在平等自由,关系融洽,互敬互爱的环境中活泼愉快、积极主动、充满自信地玩耍、学习、劳动,合作与成长。如何让孩子与教职员、园方、家长之间贴近心灵,有效地感知情绪、主动地参与到上述的空间氛围塑造中,乃是设计友好型活动室的又一关键,其核心便是“紧抓”尺度。首先,应遵守主线设计原则的尺度感,即孩子在活动室的任何一处玩耍时,都能清晰地感受到主道路的尺度范围,从而确认自己的活动位置,并随时可向成人寻求保护,使儿童具有安全感。其次,应确保从儿童的视角高度(约115-140cm)容易发现与旁人共同游戏的机会;提供可选择的活动间距,如25-45cm多用于师生、好友之间的亲密距离,鼓励更多的肢体接触,抑或是45-120cm的人际间距离,进行基本的语言交流。最后,在一些与成人交流的空间中,需无形中通过尺度向成人暗示应作为一个服务提供者,而非管理者与儿童互动,如尽可能的多蹲下来陪伴孩子。虽然,成年人会对该尺度感到不适,但却在行为上将空间权力交于孩子,表现了平等的姿态,让彼此在互动中增进了归属感,凝聚了对活动空间的共同意识,关系自然也更加密切。综上所述,通过引入友好型活动室的设计理念,能丰富儿童活动的形式,全面锻炼儿童的五感,使孩子们在游玩中深度体会到人、空间、物彼此关系的奥妙,提升儿童活动的满意度,延长儿童的活动时间。

“儿童友好型”空间是指以尊重儿童的权利与需求为原则,适宜儿童健康成长的环境。儿童在其中能够自由且安全的生活、学习、玩耍与交往,感受空间环境的友好,增强儿童对空间的喜爱之情,提升他们对空间氛围的感知能力,进而形成融洽的人际关系。儿童友好型空间将会对儿童需求的实现提供条件并给予保护。它是设计理念、优质环境与美好心愿的集合体现。而幼儿园活动室是儿童生活中的主要空间,儿童可在此开展游戏、午睡、进餐等。教师则需根据幼儿园的教育目标、孩童身心发展特点在此进行班级活动创设与学习环境的布置。因此,该空间的良好营造需结合儿童的身心特征与教师的教学方法,创造出满足儿童成长的多元需求,激发和支持幼儿主动学习交流的空间情境,使儿童在友好氛围之中获得成长和教育所需的充裕物质环境与知识技能。